守護國土山林
陽明山,除了有怡人的國家公園外,還有擾人的高密度開發,房子不斷地興建、腹地小,交通擁擠,不可諱言,陽明山是一個過度開發的山坡地。在國土保安、預防極端氣候造成災害的趨勢下,陽明山的任何開發都必須步步為營。 陽明山54.76公頃土地被變更為住宅區 1996年「陽明山保護區變更為住宅區6-6開發案」通過環評,原環評通過之挖填土石方量約25萬立方公尺,後暴增為約62.1萬立方公尺,重劃會(開發方)超量挖填土方遭裁罰後,先以「變更內容對照表」申請環評變更通過,本會協助當地居民提出撤銷變更內容對照表之行政爭訟,於2014年經最高行政法院勝訴確定。 增加石土方量、取消污水處理場,應重辦環評 其後,重劃會(開發方)提出「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」,申請「變更土石方量」及「取消污水處理場」,本會與居民參與相關環評程序,台北市政府環保局認定:依環評法施行細則第38條第1項第5款「對環境品質之維護,有不利影響」,應就變更部分重辦環評;後續有關土地利用部分,應一併納入評估。重劃會(開發方)因此提出訴願,本會協助居民參加訴願。經台北市政府於2021年10月18日駁回訴願,維持重辦環評之處分。
能源與資源
1、藻礁公投主文和理由並未使用中油新聞稿所稱的「離岸5km【皆】藻礁」、「大潭海域離岸5公里內的海底【都是】藻礁」的文字,提案階段的主原文僅「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」[1],嗣中選會要求將「…依提案之真義及主文重在「遷離」…所應遷離或禁止繼續興建之範圍即應為明確之界定…」[2],始參考相關論文提及的藻礁地形分布範圍[3],於公投主文及理由增加「(即北起觀音溪出海口,南至新屋溪出海口之海岸,及由上述海岸最低潮線往外平行延伸五公里之海域)」[4]之」文字。自然的生態系非人工鋪設,本來就不會均質分布,藻礁公投主文和理由書僅請求遷離5公里範圍,但並未主張5公里「皆」、「都是」藻礁,中油自己增添原文所無之文字,再抨擊其自行增添的文字錯誤,無疑是曲解他人論點,針對曲解後的論點(替身稻草人)攻擊,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方式,拙劣的打稻草人手法。
環境影響評估
  因應藻礁公投,中油提出三接再外推方案,即將於雙十連假後排審。新案將棧橋延伸455m、南北防波堤加長,號稱:「不浚挖、不造地」,但仍有「45公頃碼頭、防波堤」等海域人工構造物。然三接再外推,問題解決了嗎?       依環差報告,三接將港域由水深10m處,外推至約15m處;變更前,航道及迴船池預定浚深至水深18m處。若浚挖,將違反承諾,但不浚挖,水深是否符合需求?環差報告仍保留「維護浚挖」、「棧橋基樁挖掘」、「防波堤沉箱回填」等,顯非完全不浚挖、不造地,卻以不浚挖為由,刪除浚深相關環保對策及漁損預評估,日後若浚挖,對環境恐更無保障。  
守護國土山林
    10.10.12觀塘工業港外推方案環差報告專案小組初審會議發言單   一、是否不浚挖: (一)p4-2提及「為使浚填平衡,港區航道及迴船池浚挖產生之土方,配合碼頭及防坡堤施作,規劃外海填區,以收容土方」,究竟航道及迴船池會不會浚挖? (二)p6-141記載:「本次變更主要為減少航道浚挖量及避開對水下礁體的影響」,「減少浚挖」與「不浚挖」明顯不同,究竟何者為真?應據實說明 (三)查政府為反制藻礁公投,外推方案號稱「不浚深」,但原規劃迴船池浚深到-18處(p6-154);港外航道水深-19公尺、港內航道水深-18公尺,外推方案一方面稱航道水深「無變更」(p3-5);另方面港域水深由10公尺以上,外推至水深約15公尺為原則(p4-4),則迴船池及航道水深是否足夠?未來是否可能透過環評變更,繼續浚深?或以疏濬浚挖為由蒙混?應詳實說明。 (四)p6-3記載「長期仍有可能發生淤積情形」,日後是否得清淤、浚挖?如何避免清淤過程破壞藻礁生態系? (五)p6-7記載「地形走勢在港區較凌亂」,則外推後,是否完全不會浚挖礁體?應誠實說明,並提供佐證資料。  (六)末依表7.2.2-1環境保護對策之檢討與修正,仍需進行「維護浚挖」、「棧橋基樁挖掘」及「防波堤沉箱回填」,並非完全不浚深、不填地(p7-9、7-10);而既仍有維護浚挖,卻以不浚深為由,刪除浚深相關環境保護對策,且不再對漁損預做評估。  
守護國土山林
2021-10-08
這是搶救大潭藻礁第130場記者會
捐款支持